我不是深柜

小透明,不定时产出,杂食

乌鸦(短小并不精悍,写崩了我有错)

ooc.    ooc.    ooc



“阿诚。”明楼轻声地叫着,随后便推开了门。小阿诚原本坐在床沿,一下子站起来,眼睛睁得很大,张了张嘴,半天憋出一句“大哥”来。清晨的阳光映在他身上,衬得小脸通红。

一声清脆的“大哥”让明楼的心格外柔软,可看到那孩子的拘谨,又带过一丝心疼。

“阿诚,收拾好了吗,老师来了。”“收拾好了。”小阿诚说起话来还是有些怯懦,明楼看出他的紧张,就拉起他的手,用食指在手心抚了抚。小小的人儿抬起头,眼睛都眯在一块,扬起一个浅浅的笑。

明楼拉着小阿诚下楼,原本想抱着的,可是没想到被拒绝。这又让明楼心中多了几分怜爱,想到明台哪次不是哭着闹着让大姐抱,相比之下阿诚多了几分懂事独立。可这背后的疼,又让明楼叹息。


今天明楼安排了教画的先生,是刚留洋回来的,得过几次大奖,与明楼算是旧相识,在美术方面也颇有造诣。明镜走时还夸过明楼选的人不错。


是啊这是教导明家人,自然是不能有错的。


小阿诚见了先生又有些想逃了。以前大多的时光都是在那破旧又漆黑的屋子里度过的,后来没有了桂姨,也只是窝在明公馆从未出去过。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着陌生人 ,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我的弟弟,明家二少爷”明楼向先生介绍。这是小阿诚第一次听到明楼向外人介绍自己,小小的人瞬间站得笔直道“老师好”

明楼在笑,一边嘱咐先生关于小阿诚的事。


当时小阿诚对于大哥说了什么是全然没有听见,只是回忆自己刚刚的举动,脸上有些发烫。那时候他觉得大哥像是在笑自己。


明楼又与先话生寒暄了几句就进了书房,只留小阿诚和先生。这明楼在时是一回事,这明楼不在时,小阿诚又有些慌了。先生很瘦,整张脸上最突出的五官便是鹰钩鼻,嘴唇略薄,乍一看像个西方人。可人说起话来却没有那种高傲,是反差很大的那种软诺调子。


这是阿诚第一次拿起画笔,自然带着小孩子的新奇。用笔扫在脸上,又发出咯咯的笑。先生慢慢翻开画卷,露出一直纯黑的鸟。“是乌鸦”小阿诚惊喜的叫。他记得那种鸟,到黄昏的时候明公馆附近有那种鸟,很多,都盘旋在楼的上面,他看不清它们具体的样子,也只知道它是黑色的。他觉得他被关在那间屋里时大概是和它们一样黑的,所以人们不喜欢乌鸦,桂姨不喜欢他。。


小阿诚仔细的看那只乌鸦,在先生的指导下渐渐勾勒出轮廓,又填上乌黑的羽毛,灰黑的绒毛。先生连连惊叹他的天赋,最后拉着他的手再点上一笔黄。在这之前小阿诚是从不知道乌鸦的眼睛是这般明亮的琥珀般的颜色。 他觉得乌鸦的黑色是格外纯净,连那一抹明黄也带着精气,乌鸦其实格外讨喜的呀。



明楼一进门就站在那,一句话也不说。阿诚看他不动,就轻轻褪下他的外衣。“阿诚,你觉得累吗?”明楼话里带着疲惫“累啊,怎么不累。可你看窗外的乌鸦,这么多年了人人喊打它们还是在飞。为了活着啊。我们呢为了国家能活下来啊”

明楼笑了“好小子,现在能和你大哥讲道理了”

“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嘛”


阿诚看向窗外,呵,现在的乌鸦也这么肥了。





强行点题,写崩了对不起〒_〒。还是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轻喷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