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深柜

小透明,不定时产出,杂食

金鱼(不短小也不精悍﹋o﹋)

这个冬天不怎么冷,除了多加的几件衣裳,季节的变化并没有影响到明家丝毫。可明家与往常还是有些区别的,一些角落里也挂了红,代表了要即将迎来的中国传统节日,春节。

明楼去看望了生病的刘教授,最近也因为这事忙得吃紧。处理完了事情就沿着路往家走,正走着就听见了前面的吆喝声,是卖金鱼的。明楼记得小时候过年街边有很多卖金鱼,鲤鱼的,大街小巷总能听到噼里啪啦的踩岁声。可现在正值战时这些东西自然少了。“这金鱼怎么卖?”“嘿!过年了嘛,也不贵,图个喜庆......” 

明楼回了家,出奇的静。便随口问仆人“明台呢?”“回大少爷,小少爷约了同学出去玩”“呵,我就知道,他一天也闲不住。”明楼说着往沙发上靠,松了松领带。“那阿诚呢?”“二少爷正休息呢” 休息?大白天的休息?明楼想着不对,别是不舒服。 

明楼轻推开了们,就看到床上蜷成一团的小阿诚。明楼心中一紧,上去摸了摸阿诚的额头,一片滚烫。便起身叫了仆人“这人病成这样你们都不知道吗,我雇你们有什么用!”仆人们很少见到明楼发这么大的火,都吓得不敢说话。“都还楞着干什么?去叫医生过来!”仆人们赶紧挤着出去,谁也不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

 阿诚朦胧间听见了明楼的声音,大哥是生气了吗?因为什么呢?是我做错了什么?“大哥......” 阿诚的嗓子干渴得要命,声音也格外沙哑。明楼赶快倒了水,扶着阿诚喝下。“大哥,你刚刚是生气了吗?我做错了什么?”明楼看着阿诚小心翼翼的神情被气得想笑“傻孩子,你烧糊度了?我气你做什么?”明楼变说着心里泛起一丝心疼。阿诚小时候被桂姨虐打,什么事都自己扛下,连发烧也不和别人说,想到这明楼把怀里的阿诚又拥得紧一点。 “对了阿诚,我出去的时候看到点东西”明楼顺手拿了个枕头给阿诚垫上就转身出了房门。过了半响,捧了一个小巧的鱼缸进来,里面两个小家伙全身通红还带着些金,从窗帘的缝隙通过几絮光打在它们身上更加夺目。“真好看!”阿诚惊叹,两个眼睛也显得亮晶晶的。明楼不住的揉了揉阿诚的脑袋,“阿诚也好看。” 

阿诚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粉扑扑的,可转念一想又皱起眉头“大哥说的不对,好看是形容女孩子的,阿诚是帅!”“是是是,我们阿诚最帅”明楼被逗得直笑。忆起阿诚刚到明家的时候还战战兢兢,对他也还称呼大少爷,现在都会和他争辩了,他真的为阿诚的转变感到高兴,心里也终于有了点这符合过年氛围的烟火气息。

 医生很快就来了,是个年纪看起来和明楼差不多的。令人意外的是明楼似乎还认识这个年轻的医生。“怎么是你来,刘医生呢?”“咳,老师的儿子和女儿回来了,说是过个团圆年,这担子就落我身上了。”明楼也没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出了房门。这医生好巧不巧和他的老师一个姓,看着年纪小但本事是有的只是简单的看了看,询问了下阿诚的感觉就在纸上刷刷的写出几个药名让仆人去取药。刘医生也是个爱玩的,看完了病瞧着阿诚长得可爱,就想逗弄一下。刚好瞥见床头柜上的鱼缸,就开口说“阿诚啊,你知道吗鱼的记忆啊就只有七秒”阿诚一直都是好学的,对于没听过的东西都有格外的兴趣。刘医生看到阿诚想听就继续说“你说他们什么都记不住是不是很可怜,你知道吗你大哥啊在上高中的时候对于社团的事简直就像鱼一样。。。。。。” 

明楼刚推门进来就听到刘医生的话“讲什么呢,阿诚还生着病应该多休息,亏你还是个医生”明楼的声音低沉,倒是把刘医生吓了一跳。刘医生见明楼的神色有些不悦,就开口道“嘿,我不是怕你这个新弟弟被你整天不苟言笑的样子吓到吗。” “这事儿用不着你操心”说完就打发了刘医生回去

夜里,明家又热闹起来。这是阿诚在明家过的第一个春节。一家人围在桌前说说笑笑,好不欢喜。外面响着烟花声,绚烂的彩光把夜照成白昼。那小巧的鱼缸里两只金鱼还在游,他们预示着新年的吉利,许是也为这节日而欢喜,但那也是记不住的吧。

多年后的阿诚再忆起那天,有幸福也有感悟,其实金鱼一点也不可怜,记不住欢记不住忧才能在那小小的鱼缸里活下去。
他有些羡慕金鱼的七秒记忆了。至于明楼,打小他就知道他的大哥对于玩乐的事不在意,大哥的志向在家,在国。。。。。。

当阿诚看到明楼随手变给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的玫瑰时,他承认大哥与青葱时代时还是有点小变化的,不过怎样他还是明楼,还是他的大哥。

今天晚上吃素面。



又写的不好﹋o﹋,我会继续努力的,说好的补剧然而并没有,不过春节了嘛,给点福利。新年快乐~\(≧▽≦)/~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