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深柜

小透明,不定时产出,杂食

【烈日灼心同人】乱世(末世文)Part 1 天将变

强势安利,太太简直良心。文笔超棒啊,打开lofter看到太太更新感觉我们就是热圈啊。
太太的文就像是老城古街和商业都市之间的那座牌坊,很有标志性。我不太会说话,这是个简短的告白,等我学会写长评再来告白(求婚)也是希望能安利到小伙伴们╭(╯ε╰)╮

东圆不败:

作者有话:


这篇是根据贴吧一个妹子的脑洞来的,无重生无穿越唔超能力金手指,cp伊丰,不逆不拆~




......


“对不起,小丰。”身后传来男人的道歉。


他只能无奈而苦涩地一笑:“......对和错每个人心中都有。”


那人吐出一口烟问道:“你恨我吗?”


摇摇头,回答:“太煎熬了,其实我们,我们都在等这一天。也许你不能理解......你会收养尾巴吗?”


......


快要记不清这是多久之前的对话了,自从在双子大厦上被带走之后,辛小丰一直被收押在监,每天每天入睡之前都会回想起这段对话,想起伊谷春并不比自己好看的脸色。


按照伊队的效率,他和阿道这两个罪大恶极之徒早就该执行死刑了,不知为何一直迟迟没有消息。而原本还算按部就班的牢狱生活,也在最近几日变得异常起来。


先是负责看守牢房的狱警接连患上重感冒,就连不少“狱友”也咳嗽连连,身体稍差的甚至已经发高烧住医务室了。


在囚犯和狱警间大规模爆发的病情开始让部分尚且健康的囚犯们蠢蠢欲动,监狱上层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但无奈确实有众多狱警同时患病,人手不足,只能决定暂时关闭犯人的放风时间,改为派专人每日送饭。


现代的监狱早已与十几年前不同,牢房里除了自由,从洗漱池、马桶到床铺一应俱全,只要有人定时送饭足够让这些犯人一直在牢房中生活下去。


放风时间本是这些失去自由的犯人还算期盼的项目,没想到就这样被暂时无限期取消了,想当然各个牢房里都出现了不少攀着栏杆咒骂监狱长和狱警的人。


“呸!你们给老子回来!这是什么JB规定!”攀在栏杆上的人吐出一口浓痰,正好落在来检查牢门是否关好的小狱警脚前。


隔壁的犯人也在帮腔:“就是!六个大老爷们儿一直关在一起不是要憋死老子啊!”


抱怨归抱怨,这人居然还把手伸出栏杆外狠捏了一把小狱警的屁股,把他的脸都吓青了。


跟小狱警一起检查的搭档冷笑一声,拔出腰间的警棍狠狠敲在犯人不老实的手背上,满意地听见那人发出“嗷”的一声痛呼。


“快点检查完我们就可以走了。监狱长说了,为了让大家好好体会他的苦心,明天不会给你们这帮人渣送饭,愿意闹就尽管闹,看看你们有多大力气。”


这帮人渣即使关到监狱里了也不安分,若不是病患实在太多,也不会动用这种毫无威严的实习生来做这么重要的检查。


小狱警呐呐答应着,紧紧跟在前辈身后,暗暗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想到这种地方工作。


有无聊的犯人还对着小狱警的背影下流地吹口哨,害的他脚一崴,自己绊了自己一跤,更是惹得身后哄堂大笑。


两名狱警最后关上了灯,被迫关在小小方寸间的犯人们无事可做,有的竟和对面牢房的牢友找茬对骂起来,也有的淫丨心大起,抓起自己牢房里最弱的发泄起来。


辛小丰和杨自道因所犯为杀人重罪,关押他们的区域也是重刑犯聚集地,十个中有七个是死刑。


两人的牢房并不靠在一起,辛小丰在A区0201号,在第二层最靠走廊尽头的位置,而杨自道则在A区0189号,一层中部。两人犯罪早就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也不是蓄意犯罪,和自己牢房里的犯人自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可谈,平日里放风也是待在一起,聊聊外面的比觉,聊聊和尾巴在一起的过去,但现在监狱实行了这样的措施,让两人都被迫隔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辛小丰的牢房里有一名狱友患了重病,已经在前几天被送进了医务室,现在这间牢房里加上他只剩五个。


与患病的犯人平时关系较好的那人今晚不声不响,一直蜷缩着身体面向墙睡着。他的上铺是一个有些神经兮兮的大胖子,他不安地反复翻身,把劣质的双层床压的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


“你们说......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多人生病?这到底是什么病......”睡觉那人的对床下铺是一个瘦小的戴眼镜的男子,他紧张地啃咬着自己的拇指指甲,怀疑地盯着自己空着的上铺:“会不会传染啊......”


他的上铺原来就是患病的犯人。


辛小丰没理这些狱友的举动,他一动不动地躺在自己的下铺,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发呆。


突然,整个双层床剧烈地晃动了几下,上铺的犯人踩着金属楼梯小心翼翼地摸了下来。


“你睡着了吗?”那人推了推辛小丰,小声问道,与牢房外面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污言秽语截然相反,像是怕吵醒什么。


“......没有。”若说辛小丰对整间0201号房里印象最好的,大概就是他上铺这个人了,平时总是很沉默,也不像那些破罐子破摔的犯人喜欢炫耀自己的罪行,因此他迟疑了片刻,还是回答了。


上铺的犯人默默爬到辛小丰的床上,使得他不得不坐起身来,警惕地问道:“你干什么?



“嘘......”犯人捂住辛小丰的嘴,示意他轻声:“你有没有觉得有股臭臭的味道?”


辛小丰偏头避开了那人显得有些潮湿的手掌,他确实一直有闻到一种臭臭的味道......


“你觉不觉得林田今天怪怪的?他已经躺在那很久没动了......”


林田就是患病狱友的朋友,讲话间他仍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


林田上铺的胖子此时爬了起来,大概是憋尿憋急了,下床的时候没注意一脚踩在了下铺的枕头上。


正庆幸没踩到狱友的脸,却感觉脚下有种黏腻的湿意。


“卧槽,林田这家伙睡觉淌这么多口水?!”



评论

热度(18)

  1. 我不是深柜东圆不败 转载了此文字
    强势安利,太太简直良心。文笔超棒啊,打开lofter看到太太更新感觉我们就是热圈啊。太太的文就像是老